欢迎访问东兰地情网
您所处的位置:首页>方志园地

地方方志的文体和文风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5-03-04 12:14:00   | 来源:东兰地方志

  文体和文风都是文章的表现形式,也都属于文章的形式范畴。文体是指文章的体裁和行文的语言体式;文风是指文章的风格。由于任何著述的形式都是为其内容服务的,所以不同类型的著述,各有不同的文体、文风要求,地方志当然也不例外。下面分两个专题讲述新方志的文体和文风。

  —、 地方志的文体

  新方志的文体要求,是使用语体文、记述体。

  什么是语体文?语体文就是白话文,也是白话文的书面语言,它是现代汉语。历代的志书都是用当时的通用语体的,新方志当不例外,也要用现代汉语的这种语体文。

  什么是记述体?任何一个事物,不管它是社会的还是自然的,也不管它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,都有一个发生、发展的过程。任何一个人,都有一个成长、变化的过程。把一切人和物的这些发展过程记录下来,表达出来,就是记述,这样的文章就是记述文。在方志中,记述文体主要用于志、记、传、述这4种体裁。图和表不属于文章体裁,附录是各种资料的辑录,都不能作为文体来研究。

  下面讲两个问题,一是方志文体的要求,一是与其他文体的区别。

  (一)、地方方志文体的要求

  方志是资料性著述,由于这一根本属性,决定了它在行文表述上,有以下几个突出的要求:

  第一,记事要以时为序。

  一般记叙文的述事比较自由,有多种方法,可正叙,可倒叙,可插叙,可补叙,但新方志中不能随意使用这些方法,只能以时为序来进行正叙,记事必须按时间先后,由古到近,由远到近,从发生、发展写到它的现状。

  例:1941~1947年全县只有一处中学,1949年解放前已关闭。1952年开办第一所中学,1960年增加4处。1970年提出初中不出乡、高中不出县的要求后,相继建成了10处高中和70处初中。到1987年,经调整和组建,全县有高中12处,初中89处。

  第二,述事要述而不论。

  地方志是用资料说话,只要把资料理顺好了,道理也就说清楚了。只要把实事讲清楚了,观点也就体现出来了。观点体现出来,对事物的褒贬也就清楚了。地方志记述的客观历史,不需要画蛇添足地加以评头论足,所以胡乔木说,“地方志不是评论历史的书,不是史论,多余的评论,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,反而为地方志减色。”

  例一:民国时期,县内自耕农仅占农民总户数的14.3%,少地或无地的农民却占85.7%。由此可见,民国时期土地兼并之激烈。

  上述例子中对事件叙述完后,加上了一句断语,便是画蛇添足了。

  当然,述而不论也不是绝对不允许有一点评论的语言,这也不可能,必要时画龙点睛地加一两句评语还是必要的。既是画龙点睛,就不能把龙身上全都点上眼睛。

  第三,记述中要寓理于事。

  什么叫寓理于事?就是通过对资料的记述,来说明事物的兴衰起伏、发展变化、因果关系、经验教训和客观规律,而不是通过说教来表达这些内容。不发议论,不搞虚构,不搞旁征博引,不搞合理想象,不进行逻辑演绎,一切结论都是志书的读者从资料的记述去取得,而不是靠我们直言相告。

  例一:该年7月,全县各乡镇有一万多人参加大炼钢铁运动,采用土法冶炼,加之矿石低劣和原料不足,仅炼出质量低下的生铁500多吨,亏损2万多元,不得不于年底停产。

  例二:通过土地改革,解放了生产力,提高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,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,由于农业生产的需要和农民生活的提高,又促进了县属工业的发展。

  例一和例二截然不同,前者是寓理于事,后者是说教。

  (二)、地方方志文体的运用

  第一种方法是用资料进行困果排比。

  例:20年代前,借山坡挖洞筑窑,以柴草烧制,每窑约三五百公斤。30年代,引入煤炭烧窑,产量大增,较大的窑户年产可达3000余吨。1954年,石灰生产合作化。1958年改为国营厂,建窑13座,年产石灰1.2万余吨。60年代石灰生产进入低谷,社办企业仅有二三处,各村子石灰窑停产。1971年后重点办起7处石灰厂。1985年起发展迅速,1987年,全县有石灰厂108处,年产石灰18万吨。

  这一段志稿,就是资料充实,数据具体,记事准确,使事物的因果关系很自然地展现出来,这是用资料进行因果排比的结果。

  第二种方法是用资料进行对比的方法。

  资料的对比,有事物本身的纵向对比,也有与其他事物的横向对比。

  例一:1952年,县内养猪由解放前的2万头增至13.6万头,形成第一个养猪高峰。1963年实行划给饲料田的办法,全县生猪存养量达到14.8万头,形成第二个养猪高峰。再后,为了发展养猪,又实行了一些优惠政策,如给予工分补贴和现金奖励等办法。1967年达30.6万头,1973年上升到34.5万头,1975年为42.2万头,1980年为46.23万头,形成第三个养猪高峰。此后,随着农业生产体制的变更,养猪补贴取消,每年生猪存养量保持在20万头左右。

  例二:玉米历来为某某县的主要粮食作物。建国前,全县栽种40万亩,占粮播总面积的20%多。1955年增至50万亩,占粮播总面积的30%多。1966年后,玉米种植面积扩大,达到66万亩,占粮播总面积的39.65%。此后,甘蔗、瓜菜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,玉米面积逐步减少。1978年下降至39.51万亩,占粮播总面积的20%。1987年栽植25.7万亩,仅占粮播总面积的15.4%。

  上述例一为纵向对比,例二为横向对比。可以看出,用这种方法说明事物发展变化和兴衰起伏,确能达到彰明因果、体现规律的目的。

  第三种方法是用点面结合的方法。

  所谓面就是一般概况,点就是典型材料。点面结合是兼顾广度与深度的方法,也是兼顾一般与个别的方法。记述事物,如果能用上好的典型材料,就会更加寓理于事。如有部县志在记述该县战时支援前线的一般概况和各种数字后,又记述该县在1947年粉碎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山东时,某村在青壮年全部在外支前的情况下,10多名老人组成运粮队,推着小车,随部队转战三天三夜,运粮4800多斤。这些老人都在60岁以上,其中年龄最大的74岁。这几位支前运粮老人的故事,从侧面说明党和群众的鱼水之情,也说明我们的解放战争是一场人民战争,其寓意是很深刻的。

  (三)、志书文体与其他文体的区别

  志体与其他文体的区别,只有通过具体事例的辨析,方可心领神会。

  第一,志体与史论的区别。

  方志是存史,史论是述史,二者的功能不同,写法也必然不同。志书是资料性的著述,它是通过记述资料而达到存史的目的,它不能象史论那样,用大段文字直接来议论得失、分析因果、阐明规律、总结经验,乃至上升到理论。

  例:经过土地改革,广大农民分得了土地,农村生产力有了提高,但终因工具不足,资本短缺,而无法进行深耕细作,遇上自然灾害更无法抵御。为了迅速发展生产,党和政府引导农民组织起来,走互助合作道路,鼓励农民按自愿原则,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。

  这段分析不是不准确,但只用议论和概念,而不记具体事实和数据,就不是志书内容,而是志书里的赘文。

  说到志书与史书的关系,附带说一下。古人论“史、志同源而不同体”,归纳起来有四点不同:第一点史纵志横,史以时系事,志以类系事;第二点史约志博,史纵述社会,志横列百科;第三点史远志近,通常说隔代修史,当代修志;第四点史论志叙,史重于探索规律,志重在记叙事实。

  第二,志书文体与议论文体的区别。

  议论文的显著特点是论,运用概念、判断和推理,来表明作者的观点和主张,它以说理取胜,是以理服人的。议论文有三要素,即论点、论据、论证。论点提出要证明什么,论据回答用什么来证明,论证解决怎么去证明。

  方志与之相反,它虽然要表明观点,但不是直接说出来,更不允许靠旁征博引,或引用权威的著作来论证自己的观点。

  例: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,有计划地控制人口增长速度,使之同国民经济发展相适应,是直接关系到现代化建设速度和民族兴旺的大问题。

  上例就是某部县志关于人口的记述,这就不是志体,而是议论文体。

  第三,志书文体与行政工作总结的区别。

  总结一般是叙述经过,罗列成绩,总结经验,研究分析,然后提出改进工作的措施。这种写法,也不符合志体的要求。

  例:该厂的特点是:坚持质量第一,信誉第一,以赢得客户的信任;坚持全进全出,进多少料,出多少产品;坚持科学管理,分工明确,工作有条不紊;自觉遵守各项政策,不走私,不套汇。

  第四,志书文体与教科书的区别。

  教科书、辞典、百科全书等,大多采用说明文体,在文字中解释定义、定理、公式、辞条等。

  例:土地改革,是广大农村在建国初期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》和《国务院关于划分阶级的决定》,在党的领导下,开展规模宏大、斗争激烈的土地改革运动,用革命的方法,对土地等生产资料进行重新再分配,取消地主土地私有制,实现农民的土地私有制。

  地方志不承担概括全国性的一般政策的论述,而且地方志的知识性,也不是去解释名词或专题说明。它的知识性,是表现在对本地资料的记述。

  第五,志书文体与新闻报道的区别。

  新闻报道包括消息、通讯、调查报告、新闻特写等,它的特点是时效性和政治倾向,而志书则要求思想性、科学性、资料性。

  以记述会议为例,它的要素是时间、地点、人员、内容、过程、结果等。新闻报道就要写得有气氛,有色彩,有事例,洋洋洒洒,娓娓道来,但志书却写得非常简洁。

  例:××县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,于1967年7月26至30日召开,出席会议代表400名,缺席39名,列席代表14名。会议听取县委政治报告、县政府工作报告、财政预决算报告、县人民法院工作报告,并通过以上报告的决议。会议选举产生县长××,副县长××。

  第六,志书文体与文艺作品的区别。

  文艺作品是形象思维,运用渲染和情感的文笔,进行想象和构思,塑造人物和事件。志书则是“其文直,其事赅,不隐恶,不溢美,谓之实录”。

  如有部志书记瞿秋白牺牲时对刽子手说:“共产党人是杀不尽的!没有共产党人,革命不会成功!”据有关回忆录记载,矍秋白在牺牲时没有慷慨陈词,这些话是他平时对其妻说过的,但志书作者凭想象力,把它们嫁接在一起,以显示英雄本色。志书的记述是不允许这样进行艺术加工的。

  二、 志书的文风

  对“文风”这个词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有各种解释。1942年的延安整风运动中,把反对“党八股”作为整风的内容,毛泽东在《反对“党八股”》一文中,列举了“党八股”的8条罪状。在《辞源》中,将“文风”解释为“文章的风格”。在《辞海》中,也将“文风”解释为“文章和说话的风格和风尚”。在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,又将“文风”解释为“使用语言文字的作风”。我们今天所说的新志书的文风,就应该是这个释义。

  (一)、地方志的文风要求

  新方志文风要求,可概括为8个字:严谨,朴实,简洁,流畅。

  历代史志学家对志书的文风都很重视。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对文风的要求是“简要”,“戒妄饰”。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对修志提出“四要”,即“要简,要严,要核,要雅”。这些要求归纳起来,也就是严谨、朴实、简洁、流畅的意思。

  1、何谓严谨?

  严谨是对志书十分全面而且高标准的要求。志书的严谨表现在四个方面:一是在内容记述上必须做到事出有据,不主观臆断,不望文生义;二是在篇目设置上做到全面而又能体现特色,要归属合理,详略得当;三是在文章结构上做到条理清晰,层次分明;四是在遣词造句上要做到严密周到,无懈可击。严谨的集中表现和它的实质,就是“准确”二字。

  2、何谓朴实?

  朴实就是要求在志书中“杜绝任何空话,摆脱任何宣传色彩”(胡乔木语)。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在修志“八忌”中,提出“忌偏尚文辞,忌妆点名胜,忌浮记功绩”等主张,都是我们应禁忌的。文风朴质是志书的性质所决定的,它是资料性著述,它是为“资政、教化、存史”服务的,因而它就必然使用不经过任何着意修饰的质朴语言。司马迁的《史记》就是这种朴实无华的好文章,《汉书》赞之为:“善序事理,辨而不华,质而不俚,其文真,鞭事核,不虚美,不隐恶,故谓之实录”。朴实的集中表现和它的实质,就是“求实”二字。

  3、何谓简洁?

  简洁就是浓缩资料,减字省句,从而达到文约事丰的要求。唐代刘知几说:“夫国史之美者,以述事为工;而述事之工者,以简要为主。……然则文约而事丰,此述作之尤美者。”一部百万字的县志,需搜集上千万字的资料。如何将这样浩翰的资料浓缩在志书里,只有依靠文字简洁这个方法。胡乔木说过,写志要惜墨如金,用字要像打电报那样简约。古人说过:“句有可削,足见其疏;字不得减,方知其密。”简洁的集中表现和它的实质,就是“精炼”二字。

  4、 何谓流畅?

  文字流畅是指在语法和修辞两方面俱佳。语法和修辞不尽相同,语法主要是解决对不对,修辞主要是解决好不好。语法要规范,修辞要准确。流畅的集中表现和实质,就是“通顺”二字。

  (二)、在文风上应注意的几个问题。

  第一,防止套话、空话和“穿靴戴帽”。

  套话、空话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,从小学生的作文到出版的文章,随处可见,但在志书中却不能使用。

  例一: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在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指导下,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,全县人民终于迎来了翻身解放和当家作主的日子,开始走上社会主义康庄大道。

  例二:发展商业要面向农村,面向农业,为生产服务,为人民生活服务,为出口贸易服务。

  上述二例写的都是真理,都是实话,但写在志书上却成了空话,因为这些文字没有涉及到本地的具体人和事,只能是一些空洞的叙述和空话的记载。

  第二,防止语意含混和表述模糊。

  志书的记述要求准确。在述事中,不能用“逐渐恢复、遗留了一些问题、显著下降、由于种种原因、有人认为、市里决定”等词语。在时间上,不能用“近期、不久、以前、合作化时期”等词语。在数量上,不能用“不少、一大批、提高很大、超过了许多”等词语。在程度上,不能用“大概、也许、差不多、比较好”等词语。

  第三,防止随意草率用词。

  我们通常所说的“词不达义”和“以词害义”,都是指用词不当。

  例:这些农场的垦植事业,成效显著,有口皆碑,随着社会主义的发展,不断壮大,日新月异,将成为全县茶叶基地的中流砥柱。

  仅为了记述一个种植茶叶的农场,竟用了“有口皆碑、日新月异、中流砥柱”等词语,过于渲染,过于夸张。用词也是“过犹不及”,记述不到位和过于夸张都是败笔。

  还有些用词,不仅不准确,而且还有错误。“国民党军队挥师北上”、“起义军被清兵讨伐剿平”、“捻军进犯,县官邀请十四位乡绅共议抗击大计”、“日军进击,久攻未果”,等等。由于用词的错误,形成了观点上的错误。

  第四,防止乱下断语。

  志书是用资料说话,是非曲直,不言自明,所以一般不乱用结论式的断语。但也要与适当的评论语区别开,志书中画龙点睛地加以评论还是必要的。

  例:由以上所列民国二十二年全县粮食、棉花、大豆之产量,足见当时农业生产之低下。

  旧中国农业生产之低下,读者从数字的对比中已明,不必要画蛇添足,乱下断语。反之,有些正确的断语,也不必乱用,如“科技成果是广大科技工作者劳动的结晶”、“在寺庙里出家的男性是和尚,女性是尼姑”,又如“工商行政部门是综合性的行政管理机构,是行使政府权力的国家机构”、“土地改革是解放生产力的伟大举措”等。

  第五,防止浮词虚夸和乱用形容词、副词。

  词藻的堆砌,夸张的笔法,华而不实的语言,是志书的大忌。清代章学诚反对“偏尚文辞”,正是为了维护方志的朴实文风。

  例一:农村面貌焕然一新,粮油满仓,五业俱兴,市场如花似锦,人人笑逐颜开。

  例二:这条公路的通车,破天荒地揭开了县内汽车客运的序幕。

  此外,还有那些“极大地、巨大、重大、特别”等副词也要慎用,否则会陷入说大话的弊病。

  第六,防止半文半白的文白夹杂。

  如今写文言文的已经不多,但文白夹杂的文章不少。有时把每年收入写为“岁入”,有时把未成功写为“未果”,例如有部县志在教育篇记有:“封建王朝时期,县中多设私塾,虽兼有书院、官学,然就学有限,遑论普及,坐文风闭塞。当即如此,历代亦不乏人才。”读起来别扭,看起来费解。

  但也不要因噎废食。文言文的简洁、精炼等优点应该为新方志所吸取,尤其那些被现代汉语所吸收和融合、具有生命力和表现力的词语,新方志必须采用,使志书文字雅重而有文采。

  例一:悟州水陆通衢,车船辐辏,物产丰富,又处于对外开放的前沿,极有发展潜力。

  例二:这位即墨手拿花边的创始人与世长辞,而即墨花边却以“抽纱珠宝”之称享誉世界。

  例三:40年代的宾阳县,战乱频仍,工业和手工业生产趋向萧条。

  第七,防止滥用口语和简称。

  语体文不等于口语化,志书要用语体文的书面语言。如“1949年境内国民党政权垮台”,又如“有两名特务被民兵干掉”,再如“此事便告吹”、“房屋乱搭乱建”等。

  还有志书有一些简称不加解释,使人如堕五里雾中,如“部分大队实行‘五定一奖’责任制,对临时作业组实行‘四小’管理,渔业生产亦实行‘五定到船’”。看了以后,还是一头雾水,不知所云。类似简称多如牛毛,从“三反五反”到“四清运动”,还有“八字方针、五四三运动、三来一补”等等,如果不加解释,后人就看不懂。

  第八,防止用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。

  志书客观地记述一方之自然与社会,因而不能用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。如不能用“我市、我县、我局、我校”,也不能用“本市、本县、本局、本校”,更不能用“党的八大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”等等。

  志书只能用第三人称,如××市、××县、××局,也可以用该市、该县、该局,有时为了行文不蔓不枝,也可省略主语。

  第九,防止用长句。

  如果一个句子长达几十个字,甚至上百字,读起来吃力,理解上也费劲,要化解成小句。

  例:柳树镇小学的前身是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由山阳书院改建的县立高等小学堂。

  这句话既冗长又费解。如果改为“柳树镇小学的前身是县立高等小学堂,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由山阳书院改建。”用3个短句,就可由繁到简,使人易懂。

  编修新方志,指导思想重要,篇目也重要,资料更重要,但也不要忽视文体和文风,因为它不单纯是使用语言的技巧问题,而是与志书的根本属性密切相关的,因而它被列入志书的五项质量标准之一。本文只就新方志的文体、文风略陈管见,至于志书的书写规范、语法修辞等,就非本文所能涉及。不当之处,请予指正。



主办单位:东兰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
地址:东兰县委党校大院内 邮政编码:547400
电话:0778——6322210 电子邮箱:dlfz6322210@163.com